新西游之问道西凉

这一日,唐半偈师徒来到西凉国。

文/宝贝禾

唐长老边走边道:“这西凉国原是西凉女国,昔年三藏师傅来到此处,险被这里女王招赘”;一戒道:“三藏师傅凭有福哩,若不当和尚,也要做国王”;半偈摇头叹道“无此理,无此理”。

师徒四人说说笑笑已到驿馆,里面人山人海,正中搭个戏台子,演的是武后临朝。

唐半偈道:“这是我大唐的故事了”,正待细说,跑过来几个红粉佳人,或持扇掩面,或轻咬丝帕,你推我搡的都要来拉长老,把个长老羞的眉目低垂,汗流浃背。

为首的娇娥嬉笑道:“你果是大唐人物,西去取经的长老?来我们西凉国做什么,想是来倒插门!”,履真闻言怒道:“我们西去的和尚,快让路好让俺们通过!”。

那娇娥愈加莺啼软语:“原是我们的不是,挡住爷的去路,姐妹们快让开”。

那些红粉果然轻移莲步,让出一条小道让唐长老通过,有的说“好不晓事的哥哥,这样粗鲁”,有的咬碎银牙:“哪里来的泼村,好不知理。也不去打听打听,西凉国,伶人地位高着哩,国王也爱我们风流,文武百官哪个不巴着我们!”

有的轻摇罗扇:“好哥哥你不知,我们这里,国王好我们貌美,做官喜我们风流,百姓也爱我们富有,你大唐轻贱我们,却不知我们女阴之国,天天临朝哩”。

原来那扮武后的粉头名唤雪娘,生的雪肤花貌,国中大员争相和她相与,往常国中有事,她也列班随朝,指手画脚,还领朝廷供奉,好不威风。

这些粉头学她样子,都争抢做国家精神标兵,道德楷模,也是千古一大奇事。

这唐长老心中恼火,推聋做哑,猪一戒扯履真衣襟:“师兄,你平日里移山倒海无所不能,今日怎么忒没志气”;履真道:“我怎么没志气”,一戒说:“你不会使个定身法,定住她们,我们好跑”,沙弥接话:“还有使个闭嘴咒,让她们闭嘴”,履真笑道:“怕一戒怜香惜玉,心疼哩”,一戒听罢又扯长老衣襟:“师傅,前日里我父叮嘱我,尘世女子都是庸脂俗粉,不可贪恋。师傅,我平日贪吃,怎敢贪色,师兄作弄我”。

长老本来心中有火,听了这话,喝履真道:“你这泼猴,见这阵仗,还不定住她们”。

那为首的粉头娇笑:“你是个妙人,撇下奴奴往哪里去呀?”,履真依言使出定身法,师徒四人另寻歇处,不料所到之处俱是轻薄脂粉,无奈找了间破庙。

不想破庙人满为患,师徒四人排队摇号折腾半宿,才得了落脚之地。

和一老翁做邻,因此攀谈几句,老翁道:“我们西凉女国不比从前了。从前只有女人,倒也罢了。后来有了男人,又当了国君,逐日踢天弄井,不学无术,又好大喜功,把好好的国家折腾穷了。”

长老道:“就今日所见,贵国还是国富民强。”

老翁叹道:“那都是骗人耍子,你看看我们这些人,头无片瓦,无有立锥之地,还要缴税。那雪娘列班随朝,身价百万却不缴税,我们一无所有还要养着她哩。”

长老道:“伶人作政,妓女当朝,千古未有,实在荒唐。”

履真问老者:“难道她不知羞,难道没人反抗。”

老翁道:“怎么没有,一个姓崔的,人称崔化钠,把这些荒唐事说的大街小巷人尽皆知,不但没用,自家被人威胁。当官的眼里,不要说崔化钠,就是崔安娜,也不过阿猫阿狗,不是个儿。前年还有一个清倌,不会伺候当官的,被撕的粉粉碎,谁敢说什么。都和雪娘一般耻而不自知,况她的戏本子就是《千万别拿我当人》。”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责任编辑:小牛探花。若有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