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被拐女性的自述

我的家庭无论从社会地位、经济条件还是文化层次来讲妥妥属于城市中上层,而我是第一代的独生子女, 照理说我的人生理应非常顺畅才是。

然而,我却是从小就没什么开心的记忆,在18岁时还开始了一场持续数年的噩梦。

作者:在时间的河底

以下是我的人生故事:

1

1977年我出生于浙江的一个地级市,父母都是公职人员,由于想生二胎男孩,就将我放在爷爷家养到六岁,爷爷奶奶对我还不错。六岁为方便念书转到外婆家,外婆重男轻女,舅舅们也嫌弃我,动辄打骂,不让上桌吃饭,放学回家还要给他们带孩子。

初中回父母身边,父母都冷漠,生病了也不管我。不多久我妈出轨,两人离婚了,我从此一个人生活,向两头去讨生活和学习的费用,好不容易读完了高中。高考前伤了脚,没人送我去考场,因迟到失利,最后只够资格读民办高校。父母不愿意付民办的学费,我只好开始工作。

1995年,工作几个月后,初中好友的生日聚会上有几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是她男友厂里的同事。其中一个打听了我的情况,开始追求我。从小没有被爱,我一下子就被骗了。那时太想有人带我离开,真的太想了。我后妈要把我介绍给一个温州暴发户老板,三十多刚死了老婆,说想找个有文化的小姑娘。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再也没有能力考虑别的。

我跟着这个男人来到了他家,他家在浙江和江西交界的一个小山村里,房子是土垒成的,屋子里的地都是不平的。只有一个房间,他父母临时用木板再隔出一个房间来给我们住,在城市长大的我真没见过这样的。但我那时已经被所谓的爱情冲晕了头脑。

然而慢慢的这个男人本性暴露,原来他犯过事,赌博时把人手砍了,才跑到我们那儿去避风头,他父母赔了钱警察才没把他抓走。那样的山村里根本没什么产业,只靠种点地,要不就去大城市打工,不久我就想分手回家。

但我刚到的时候身份证就已被他们拿走藏起来了,而且我身无分文。

2

我一吵闹要回家就会被打,不光他打我,还有他爸, 有时还有他表哥。他们把我锁在屋子里,连客厅也不能去了,饭都给我送进来吃。后来我就怀孕了,怀孕也只能在这小小的屋子里走几步。那时没有电视、没有书,我白天等黑夜,黑夜等白天真的真的好难熬。我听见他们在商量说,如果生个女孩子就送人或者扔掉,九个月后我生的是个男孩。

幸好那地方计划生育还是有人管的,马上有人上家给我上了环。生了孩子后,允许我到客厅来走动了,我还是经常会被打。后来为了少被打,我也不说要走了,洗脑自己说,你看这样一家三口挺好的。

有次我趁着家里没人,撬开厨房的门,不管不顾逃出村口。但村里老老少少这么多人总有人看见,跑出去没三里地就被追上了。他们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在地上拖了两三里地拖回家。

孩子慢慢的长大,他们让我在家接手工活赚钱。一边又盘算让我再生一个,去妇联问,回复等六年才可以生第二个。

我又一次跑了,这次偷了他妈私藏的二十块钱,甚至成功坐上中巴车来到县城。结果他们带着一帮子人赶来车站,还是抓到我了。我哀求路人帮我报警,结果警察来了,得知我们有孩子了就不管了,认为是家庭琐事,说:把你老婆带回去。我真的绝望了,有辆急驶的车过来,我想死,一头冲上马路,被人一把拽回,连死都不成。

他表哥恶狠狠的说,你跑啊,跑到娘胎里都把你抓回来,警察法院都是我的关系。他们押着我回去,那天晚上我又被打了,好多人打我,打完以后又被强暴。

这以后我也不敢再闹腾了,为了自己少受苦。渐渐的他们觉得我认命了,准备让我怀第二个。我心里急,,但是又没什么办法。

在这个时候,已经被骗到山里的七年之后,2002年的一天,我爷爷来找我了。

我消失后,我爸应该去问过我那个初中同学,同学告诉说和一个男人谈恋爱了,具体情况不清楚,我爸也就认为我是和别人跑了。他一直瞒着我爷爷,怕他伤心,骗说我被派国外工作去了,还让后妈女儿冒充我定期给爷爷写信。

我爷爷一直见不着我,起了疑心,我爸才说了。爷爷就一个个去找了我通讯录上的同学。我和那个男人开始算是谈恋爱,所以我的一个好朋友还知道点大概,告诉了他。我爷爷最后找到那个男人的一个堂哥,还在之前的厂里打工,逼问出了我的下落。

3

那天也凑巧,只有那个男人的妈看管着我,没有其它人。我爷说带我去我表叔厂里打工,以后会安排一家人都去工作,又给了他妈两千块钱。也许她家里实在太穷了,也想把我当摇钱树,加上有孩子,以他们的思维认为我也没人要了,就答应放我走了。我就上了我爷爷包的车,整整被困七年之后,第一次真正离开了那里。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给我的感受就是整个村庄,妇联、警察都默认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

当地的民风甚至以打老婆为荣,村里有好几户人家有像我一样的姑娘,都是儿子出去打工骗回来的,关起来打,生孩子当老婆,只是她们没我这样的教育背景,慢慢地全村人都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加入到作恶大军。妇联计生都是帮凶,求助根本没用。他们只管不要生太多让他们为难,只维持大局稳定。哪家怀上了,让你去打掉,你个人生死,不管的。警察和稀泥,有孩子就是万能的。你报警,照样让他们带回去。有孩子不好好当妈,不好好当人家老婆,是你的错。单靠你个人力量,根本不可能抵抗整个社会各方各面,真的非常非常绝望。

我终于逃出那个山村,但事情还并完全没有结束。

爷爷带我回到他的城市,我找了个厂子打工。山村里那家人不断不断骚扰我的家人,要打听我的下落。我的其他亲人这时候并没有给我多大帮助,我爸甚至还是帮凶,他说“你不能像你妈那样对家庭不负责任”。

家里人只认为我是谈了不好的恋爱,怪我自己没脑子,他们从来没觉得他们对我做的一切有什么严重问题。既然已经有孩子了,就应该劝和。只是觉得把我关在山村里不对,应该让我出来工作。

那家人几次找到厂子里来,我都坚决不承认与那个男人有什么关系。他又开始用老招,到处说我们有孩子,把自己弄成一个可怜男人找妻子的样子,家里还有个可怜孩子要妈妈。

4

我这时又做了件蠢事,就是与另一个男人领了结婚证。但当时我也想不出其他自救的方法。只要他们带着孩子来找我,我大概率又会被抓回去。社会舆论不会站在我这边,没人会听我说。我被有孩子这个事实扼住了脖子,大家只会觉得孩子要妈妈,我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没有一张和其他男人的结婚证,可能我到哪都摆脱不了。

和我结婚的这个男人大了我十多岁,是那种典型的老实人。我在2004年生下了女儿,他们终于觉得没法再抓我回去了,于是上法院告我,要我付抚养费。尽管我说是被迫的,被打被限制人身自由,被强暴生下的孩子,但没有证据。法院不采用“一面之词”,而那个男人有村支书开的证明,说我们是“自由恋爱”。

当然,法院也没有支持他狮子大开口要两万一年的抚养费,最后判决5000元一年,直到孩子18周岁。

男人绑一个女人也好,骗一个也好,都是一本万利。可以做性奴,可以生孩子,就算女人跑了可以以孩子名义要钱,孩子大了可以给他养老,而我被伤的遍体鳞伤什么都没有。

山村里的孩子,除了给抚养费,其他什么联系也没有。我爸一直骂我冷血,但我只要一想就浑身发抖, 不可能再回那个地方去看孩子。

很多时候,我都骗自己那可能就是我做的一场梦吧!

最近几年我上微博,思想渐渐开始觉醒。夫妻之间越来越别扭,三观越来越不合。

两年前我结束了这一段婚姻,也与原生家庭斩断所有关系,带着女儿住在学校附近,在一家民企做个普通小职员,生活普普通通,平平淡淡。

有时有点小艰难,只是回想起这一生非常的遗憾,非常的不甘也非常的孤独。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责任编辑:小牛探花。若有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