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卖人口的果报

铁链女

爆竹声声除旧夕,万家灯火喜团圆。

惊闻丰县铁链女,铁锁加身萧瑟寒。

严冬彻骨万里霜,不及人心冷似刀。

天地神明实所见,神州猖披豺狼遍。

位卑德薄实忧国,祈愿正气满河山。

海晏河清正气满,早降天谴诛奸邪!

近日,江苏徐州丰县的铁链女事件之后,我们发现不少地区都有拐卖人口的事件。

拐卖妇女儿童严重侵害人权,是一种极大的犯罪,必遭天谴!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一个人的性命,比七级佛塔的功德还要高,在没有信仰、作恶不怕报应的今天,救人的慧命是如此的重要。

今天,我们来为大家分析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拐卖人口的行为,以及拐卖人口的果报。

先来看一个故事。

 

1

因果报应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果报应,如影随形。

宇宙中是存在因果报应的,一个人要为其所作所为,承担相应的果报。

大至无边之宇宙,小至一微尘意识,都脱离不了因果。

我们来看一个拐卖人口,得到的报应的故事。

1993年,四川发生过一起当时轰动全国的人口拐卖大案。

这个事件曾经在江西卫视20点《传奇故事》栏目播出,又曾被中央几个频道转播,曾引发了极大的轰动。

以彭洪菊的丈夫为首的44人拐卖集团,在86年到92年之间,共贩卖人口85名,其中男童39名、女童41名、妇女5名,并因幼儿生病残忍抛弃致死者十几个。

1993年,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荣昌县法院进行公开宣判,该团伙的五名主犯,包括彭洪菊丈夫陈定旗在内的四人,被判处了死刑,一人被判无期徒刑。

但本案的另外一位女主犯,彭洪菊一直漏网。

据了解,彭洪菊是该案主犯,罪行十分恶劣,曾经鼓动丈夫、小叔子,并且带动眼红村民的从事拐卖犯罪,并且曾亲自拐卖十多名儿童甚至包括一名孕妇。

尤其恶劣的是,有些孩子在贩卖的路上生病了,他们就残忍地将生病的孩子遗弃。

由于抓捕时,彭洪菊刚好不在家,侥幸逃脱,但她也成为惊弓之鸟,不敢在家乡久留,坐上火车,开始了流亡之路。

受访时的彭洪菊,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忏悔:

四处通缉之下,大城市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更别说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那些黑砖窑、黑作坊。

彭洪菊进入了一家黑砖厂,这种黑工劳动强度大,上班时间长,吃的像猪食,住的地方连牛棚都不如,更要命的是,还经常受到毒打。

在这里“上班”的人,大多是智障、残疾,和来历不明的人,他们受到欺负也无法声张,不敢声张,工资还经常被克扣。

彭洪菊也被工头克扣工资,也被毒打过,只能选择隐忍。

彭洪菊后来找准时机,逃离了砖厂,辗转来到了一家铁厂工作。

这时一个人物出现了,一个号称是老乡的小伙子很喜欢跟她聊天。

彭洪菊独自流落他乡,每天被恐惧和孤独包围,度日如年,正需要一个人陪伴。两个人就住在了一起,跟真正的夫妻一样。

她不知道的是,一个阴谋正在酝酿之中,危险正在一步步向她靠近。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二人感情日渐升温,小伙子就提议两人到老家去。本来就无家可归的彭洪菊欣然应允,跟着这个小伙子来到山西省河曲县的一个小山村。

走到了一个破旧的窑洞前,里面有个50多岁的老头在烧火做饭,小伙子介绍说这是自己的表叔。放下行李之后,小伙子走出窑洞,说是要到外面买点肉菜犒劳一下她。

可没想到的是,此一去,等到日落西山,月上柳梢,也没见小伙子回来。

面对此情此景,“久经战阵”的彭洪菊隐约感觉似曾相识,回过味儿来了,原来,彭洪菊也被别人拐卖了!

原来,这个小伙子对她“好”,是为了将她骗到手,然后倒手卖掉。而窑洞里的这个邋遢老头,自然也不是他的表叔,而是真正的买主。

这个窑洞的主人,是一个多年光棍,名叫赵荣秀。

随后,彭洪菊表面装作顺从,实际上下定决心,打算等待时机,逃出这地狱般的地方。

但每次逃跑,都会很快被赵荣秀发现,都会被抓回去,并进行毒打。有一次,竟然将她的腿打成残废,从此走路时只能一瘸一拐。

赵荣秀放羊为生,外出放羊的时候,就将窑洞的木门换成了防盗门,还在门口拴了一条大狗。

长期被关窑洞里,不能跟外界交流,彭洪菊身体每况愈下,患上了脑血栓,加上一条腿被打残,彻底成为废人,失去行动自由。

就这样,彭洪菊在窑洞里过了十来年暗无天日的生活。

偏瘫之后,久而久之,彭洪菊开始迷信,开始烧香拜佛,开始相信因果报应。自己拐卖了那么多人,拆散了那么多家庭,这何尝不是一种因果报应?

后来,竟然想通了,认为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里的生活虽然不堪,但让人抓住比被枪毙要强。

但重庆警方并没有忘记这个拐卖人口犯罪集团的头目,她早已成为公安部网上追逃对象,并悬赏通缉。

随着网络的普及,2003年重庆市公安局开展了有奖举报活动,终于使追捕工作出现了转机。警方接到了陌生人电话,彭洪菊嫁人了,目前化名为黄世英,在山西河曲县前川乡夺印村!

警方经过一番查找,终于在一个破旧的窑洞里找到了彭洪菊。

这11年来,只洗过3次澡,没吃过一次好饭。

她说,被抓前一天,她就梦到一男一女抓她,真来了。

这11年来,她把被拐之人的苦全受了一遍,她加给别人的痛苦,如今全部就加倍返还了。

当她被抓回四川时,虽过已经过了11年,仍然有很多的人向她讨债。

2004年11月04日,彭洪菊被依法判处死刑,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正是:

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动念已先知。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有的人可能会说,这个案例可能只是一种巧合。

其实,因果报应有多种,这是“现世报”。

《涅盘经》:

“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

一个行善,能够一定程度上改变命运;一个人作恶太大,也会改变命盘的走向,可能就会得“现世报”。

拐卖人口,是一种罪行极其恶劣的犯罪,不单单会得“现世报”,更有死后漫长无期的地狱酷刑!

 

2

拐卖妇女纪实

 

为什么我国会有这么多拐卖人口的行为?

只有正视和直面问题,了解背后的来龙去脉,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解救深处苦难的被拐女性。

种种的迹象表明,如今的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行为,已经远远不止是个案,几乎涉及到上下游的利益链共同参与。

1989年5月,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古老的罪恶——拐卖妇女纪实》一书,反映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发生的买卖妇女的问题。

这本书有大量的案例和思考,采访了许多案件的当事人,有着十分深入的思考,我们通过这本书的提供案例,来看一看拐卖妇女的原因和解决办法。

经历文革之后,农村开始实施包产到户,刚刚经历贫穷、饥饿的中国人,终于从集团公社开始了私有化生产。

这个时候,中国也出现了一次单身潮。

农村有许多单身未婚人群,大批“知识青年”返城,城市里迅速聚集起一批大龄单身青年。

这个问题,是当时的一个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1981年,中国曾出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条征婚广告:

1981年1月8日《市场报》资料图

今天在我们看来寻常不过的征婚广告,在当时可谓是破天荒。

这则征婚启事中的丁某,曾被错划“右派”,即使被摘帽,在当时也是被人瞧不起的,很难找到媳妇,所以一直到四十岁还是单身。

单身问题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一位被错划“右派”的人都能找到对象,那能起到的广告效果是很不错的。

随后,这则征婚广告获得了超规格转发,新华社专门对外发了英文通稿,路透社、朝日新闻、美联社等外媒都转发了:这是当时亟待解决的问题矛盾,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象征。

丁某陆续收到的来信,竟然有270封之多,有的来信甚至非常热烈,热情似火,最后,他也如愿找到了另一半。

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广大的农村和城市,还有着大量的单身人群,解决婚姻需求是一个十分急迫的问题。

任何买卖必须有大量的买方市场,才有可能会出现。

有需求就容易滋生犯罪,没有当时大量的单身人群,对于婚姻的渴求,也不会出现诸多铤而走险,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

大量拐卖妇女的犯罪,也是在这个时候滋长蔓延的。

人贩子们通过各种诱惑、拐骗,甚至抢劫、胁迫的方式,把成千上万的女人,从云南、四川、贵州等偏远地区,千里迢迢地贩运到山东、河南、河北、江苏、安徽等等......

女人,成了人贩子手中四季畅销的“货物”,春夏秋冬,四季不断......

我们来简单摘取一段内容:

山东、河南交界处的一个热闹的集市上,有7个年轻的女人,她们穿着裤衩、背心,赤裸着光洁的腿和柔嫩的肩膀。她们的背心上,用毛笔写着各自的名字,从2000到3000不等。

她们竭力蜷缩起身子,试图掩藏起自己裸露的大腿和臂膀,她们低着头、捂着脸、啜泣着。在她们身边,窥伺她们的是皮鞭和棍棒,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人贩子:

“黄花闺女,二、三千元一个,快来买,买回家回去做老婆,又便宜又好使”。

据记载:

1986年以来,从全国各地被人贩子拐卖到江苏徐州市所属6个县的妇女公有48100名。徐州市由40多名出租汽车司机组成的犯罪团伙,共劫持、拐卖妇女101人(其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3岁),获赃款136700余元。铜山县伊庄乡牛楼村,近几年增加人口200多名,几乎全部是从云南、贵州、四川被拐卖来的妇女,占全村已婚青年男女的三分之二。

据四川省中江县公安局调查:全县1985年被拐卖妇女131名,比上一年增加了3.37倍,1986年被拐卖妇女323名,比1986年增加了1.47倍。

成都市劳务市场是人贩子猖狂活动的场所,仅1988年1至7月,在新南门、資瓦街、乡农市等三个劳务市场上,就发现10个犯罪分子在进行拐骗女青年的犯罪活动,已经被拐卖的女青年就有41名。

......

如果不是有这么详实的数据,我们甚至会认为,我们生活在奴隶社会中,这是古罗马时期拍卖奴隶的市场。

世界知名油画《拍卖奴隶》:

罗马的奴隶市场(ARomanSlaveMarket)让·莱昂·热罗姆1884年

犯罪猖獗,触目惊心,社会秩序十分混乱。

据了解,当时的火车站、汽车站、劳务市场等,是人贩子猖狂活动的地点。

在被拐卖的女人中,有70%以上是受骗上当而误入歧途的。以下情况容易上当受骗:一是考大学,二是找工作,三是赚钱,四是谈恋爱。

从诱惑、拐骗,甚至也出现一部分公然抢劫绑架女人的犯罪。

在成千上万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运输线”,在这通道中有着严密的组织分工、中转站、联络点和接口暗语。每当一个人贩子把女人运送到了某一个地方时,住宿、吃饭、车票都有专人负责,当时甚至已经有了电报、电话甚至有轿车进行运输。

许多地区,人贩子甚至专门雇佣了一些“运输专业户”,有的人甚至干脆联合起来,像旧社会的“镖局”一样,专门保“女人镖”,如果途中失了“镖”要按照原价赔偿,已经俨然成为一个“产业链”。

随着犯罪的深入,人贩子也逐渐与权力进行结合。

有一个村长先花了2000元钱买了一位四川妇女,因为女方至死不从,被他原价卖出。后来他又花了400元钱从人贩子手中买了一个女人,“试婚”了一个月后,因为厌倦了,便原价卖出。直到去年8月他又花了2000元钱买了一个24岁的姑娘,才心满意足地固定下来。

有一个派出所民警,当一位被人贩子五花大绑的贵州女青年凄惨地向他呼救时,他非但不制止人贩子的罪恶行为,反帮人贩子把这位女青年带到自己的堂兄家里,任凭堂兄强奸了她之后,又以1800元钱的价格,卖给了当地一个农民为妻。

......

许许多多的案例触目惊心,罪行令人发指。

被拐卖的女人,命运是十分悲惨的。

她们中间绝大部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身心摧残。

因为她们是买来的女人,买主之所以要买她们,是为了要她们供自己享乐,为自己传宗接代,这就必然决定了她们没有地位和尊严,更没有人的权利和自由。

被拐卖的妇女,人地两疏、举目无来,为了生活,不得不忍气吞声,向恶势力低头,不得不和陌生野蛮的男人生活,任其蹂躏自己,不得不在监视、软禁、打骂、捆绑以及各种各样的虐待下苟活。

有的女人坚决不肯屈服,坚决不肯让买下自己的男人糟蹋身体,竟然被活活毒打致死;

有的女人因为想逃跑,竟然被利断脚筋;

有的女人抗拒强奸,买主竟然请来十余个男人,一起将女人轮奸;

有的女人被买主玩够了,又被转卖他人;

有的女人被捆绑监禁了整整两年,打拐被救的时候,已经完全呆傻了。

有的女人被铁链套在脚上,被囚禁在牢笼里,见不到阳光,想跑跑不了,欲死死不成,唯一经历的就是无尽的苦难......

不知道有多少被拐卖的女人不堪折磨,自杀身亡;

不知道有多少被拐卖的女人,被迫害虐待致死;

更不知道有多少被拐卖的女人至今还在过着非人的生活。

.......

女性不但是男性的妻子,是一个民族的另一半,还会成为一位母亲,承担繁衍和教育下一代的重任。

把女人当作商品、玩物、工具,当作可以交易牟利的工具,当作肆意凌辱欺凌的对象,会让一个民族丧失活力,会彻底葬送一个民族的未来!

面对这种严峻的犯罪,必须予以重拳打击和惩戒!

那么,面对女人被拐卖、被凌辱、被侵害这些罪行,当时的法律是如何规定呢?

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法律规定,犯下了巨大的失误:

1985年是邓小平执政时期,当时改革开放不久,摆脱贫困、全面发展经济,是当时的头等大事。对于这种行为的危害性严重估计不足,可以说,这几乎是一种息事宁人的规定。

一项法律中,竟然出现了“人财两空”这种模糊的词汇,让人简直不敢相信。

我们都知道,许多犯罪都是善于钻法律的漏洞,如果一项法律法规不够严谨、不够细致,那等于没有任何约束力。

法律一定要严谨清晰细致,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虽然,订立法律的人可能也是出于一种“善意”,但没有严厉的惩戒,模棱两可、息事宁人的态度,会产生巨大的灾难性后果。

我们会发现,最后出现的状况是完全没有执行力。

如果购买妇女不按照强奸罪、非法拘禁罪(当时有流氓罪)论处,不但没有约束力,这种罪行反而变本加厉,开始肆无忌惮。

买媳妇不但不是犯罪,反而是为了香火、为了传宗接代,甚至变得天经地义起来。甚至出现妇女被救之后,村民围堵执法人员,肆意讹诈,不给钱不许走的情况。

而没有严厉的惩戒和打击,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也屡禁不止。

虽然我国法律也经过多次修改,如今的法律,对“拐卖妇女儿童罪”的打击力度,也远远不够。

《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是:

“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居然规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这对买家量刑极轻,近乎鼓励。

中国政法大学罗翔教授表示,买熊猫判10年,买鹦鹉判5年,买妇女最重判3年,还没买只鹦鹉判得重!

一开始就长歪的树,如果没有即使纠正,那还会滋生更加严峻的后果。

随着产业链的发展,会滋生许多包庇参与的行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链:

如今的情况已经更加严峻,让人感到触目惊心。处处关联、层层包庇,实施重拳打击,可能都难以彻底根除。

......

加大量刑,买卖同罪,把拐卖妇女的行为,作为收买被拐卖妇女罪、强奸罪、非法拘禁罪叠加论处。

只有加大量刑,予以彻底打击,才有可能会根除这种恶劣的犯罪,拯救无数被拐的悲惨女人的命运!

然而,让人忧心还不仅是这些,拐卖人口在一些地方,甚至已经成了一种见怪不怪的“传统”。

一个人的犯罪是犯罪,当地传统(集体犯罪)难道就不是犯罪?

有人说,不买媳妇,整个村庄都会消亡。

真是是非颠倒,罄竹难书,好吃懒做,竟然如此的天经地义,竟然成了犯罪的理由!

如果一个村庄只能靠买女人存活,这样的村庄、这样的文明,必须让其赶快消亡!

 

3

金钱社会

 

要解决拐卖人口的问题,解决如今的种种矛盾,解除精神的枷锁,重拾古中国人的信仰,重新找回内心的道德勇气,思想和观念上的革新,也势在必行!

我们可以看到,拐卖人口犯罪,与社会舆论影响、妇女地位地下也是分不开的,当时存在大量包办、买卖婚姻和干涉婚姻自由的现象。

在《古老的罪恶——拐卖妇女纪实》一书中,我们发现,当时的社会盛行彩礼,对婚姻自由的干涉十分严重。许多家庭的女性,被家庭逼迫换亲,忍受生活悲惨命运。

“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这是当时女性地位的写照。

被自己家卖(换彩礼),是卖;被别人卖,也是卖。

不少的婚姻也成为了买卖,进退维谷,加重了种种深重的苦难。

“彩礼”我国古代的一种婚礼程序,作为一个对女方家庭的馈赠,可以减缓女方的经济压力。

我们要知道,下聘礼只是婚姻中的一个环节,古代婚礼程序包含六礼,包括: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彩礼聘礼)、请期、亲迎,每一步都要按照规定的礼节来。

举行婚礼时,新人先要叩拜天地,表示对天地的尊敬;叩拜双方父母,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最后,才是新人之间互相礼拜,表示要夫妻携手,其力同心。

古人的婚礼程序是有深意的,没有天地神明的护佑,没有父母含辛茹苦的抚育,一个人如何长大成人?

现代人开始追逐金钱之后,就这样被抛之脑后,也导致了如今的种种深重的矛盾。

我们说,因果是循环的,如今的人们,也已经逐渐尝到恶果。

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要求“只生一个”,传统思想影响下要传宗接代,就出现了男多女少的现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的消息,从性别结构看:

2016年末,男性人口70815万人,女性人口67456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98(以女性为100),男性比女性要多出3000万。

这3000万的光棍,无疑是今中国要面临的一大社会难题。

网上有一份彩礼地图,深切反映了这一现状:

娶亲难,彩礼高,这也导致了这些地区,第二代的80、90后结婚难的问题,引发了恶性循环。

没有了信仰,金钱就成为了信仰。

放眼当今的世界,只要能赚钱,中国人毫无顾忌,什么都敢干,地沟油,苏丹红,毒奶粉,毒大米,毒羊肉,毒螃蟹,毒乌龟,毒黄鳝,毒酱油,毒醋;假酒,假药,假盐,假疫苗......

贪官污吏们则更是五毒俱全,无恶不作。

拐卖妇女儿童,可能也只是诸多犯罪中的一种,甚至已经感觉见怪不怪。

“苍天不可欺”,戕害他人,必遭恶报天谴,一个人要承担果报,一个地区同样要承担,这是如今灾难不断的原因。

所以,这种情况之下,告知更多人生命的意义,解除精神的枷锁同样是非常必重要。

我们可以看到古中国人,是有着崇高信仰和对上天的敬畏之心的。

《诗经》:

“赫赫姜嫄,其德不回,上帝是依,无灾无害”。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

有了敬畏之心、有了道德约束,人们不敢胡作为,婚姻也变得更加稳固和幸福。

如果说当时的人们经历文革,条件有限、受到的教育不足,现代的我们条件是足够的。

一个人如果缺乏认知,就容易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人云亦云,随波逐流,这样的人生就处在人在虚空和绝望之中。

如今的世界,许多人的人生没有方向,孤独、焦虑、紧张、抑郁、迷惘等负面情绪,已经成为现代人内心的常态。

外面是自然界的残破,内里是人性的凋零。

人生幸福的第一要素是——信仰。

没有信仰的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生一世宛如孤魂野鬼、行尸走肉。

学习和研究古中国人的智慧,让更多人知道了因果报应,明白了犯罪严重的后果,那么,更多的人就不敢犯罪。

一个人杀人一次,在地狱中可能就要被杀一百次;

一个人拐卖他人,折磨别人是几十年,未来可能就要被折磨几千年甚至上万年。

孰轻孰重,不可不慎。

学习和研究古中国人的智慧,重新找回人生的意义,重拾道德的勇气信心,是解除精神枷锁,救人救己重要办法!

这也是解救更多女性,拯救世道人心的另外一条重要道路!

 

最后

 

我们看到如今的社会,一些看起来成功的人都比较“聪明”,很多人都争相模仿,变得“聪明”起来,我们的社会却陷入了一片混乱。

这些看似的小聪明,会积累汹汹业报,一旦业果成熟,业报来的时候,是追悔莫及的。

如果几十年的“成功”,换来的是要被打下地狱数万年,甚至上亿年处罚的悲惨命运,这究竟是一种成功,还是失败?

孰轻孰重,不可不慎。

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一个人要受到因果法则的制约,放大到一个群体、一个国家、一个星球同样如此。

宇宙法则有仁慈的一面,也有酷烈的一面。如不改过自新,接踵而来的就是巨大的灾难,战争、灾祸、饥荒、疾病等等......

所以,未来,我们除了要对拐卖人口的犯罪行为予以严厉打击,买卖同罪,彻底杜绝这种犯罪!

同时,也要重拾信仰,拥有对道德勇气的信心,这是彻底解决拐卖人口问题、解救深陷苦难中女人的必由之路!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责任编辑:小牛探花。若有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