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母亲(二)

 

1

 

母亲很啰嗦。

母亲和我说话,是从早上睁眼说起:“我六点醒来,起来扫了院子,烧了两壶水,在花园里这儿扒拉下,那儿扒拉下,看看花。出去买了个早点,碰到个熟人说了几句话。可把我累坏了。”

花园里种着些月季和菊,还种了几行番茄、辣椒、黄瓜。母亲说扒拉,就是给花松土,浇水,缠一缠番茄和黄瓜的架子,然后看看辣椒熟的怎么样了。

花园挺大的,花和蔬菜只占了很少的一部分。剩下的地方什么也没种,都结了硬块。我若让母亲把空的地方也松土,种上些花和蔬菜,母亲就要生气:“什么都要靠我,你怎么不松。别人家的孩子只要一回家什么活都抢着干,你看谁像你。”

母亲觉得别人家什么都是好的,比如房子、伴侣、孩子。

 

2

 

主席来我家的那一年,母亲忽然就会用扑克算命了。

她只要把扑克牌按照一定规律抽出几张,然后嘴里念念叨叨一番就能算出大概。

她能算的范围有限,只能算出最近几天能发生什么事,或是当天要赚多少钱。经常有一起开店的朋友专门找母亲算牌。她们有的人是大大方方来的,是来算算最近能赚多少钱。有的人是私下来的,这种情况多半是老公出轨,挺久没回家了,让母亲算算她老公啥时候回家。这些事,母亲都能算的八九不离十,算准了,她们会送母亲一盒点心。

母亲算的最准的,是算妹妹藏了多少私房钱。

有一次妹妹在马路上捡了两百块钱,这事我也看见了,我们约好不告诉母亲。过了两天妹妹说她心里烦的很,让母亲替她抽牌看看。母亲坐在床上,妹妹坐在床边洗牌抽牌,抽好后放在母亲跟前,母亲看了几遍笑着说:“你这是发财了啊,还是两百块。”

妹妹当时脸色就变了,她当即下床把站在地上吵:“我一个学生,哪来的两百块钱,你又没给我。”母亲老神在在的摇头说,肯定得了两百块钱。妹妹根本不承认,还说母亲故意诈她。

 

3

 

母亲最喜欢和一群妇人聊天,扯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

有一回她们聊的正欢,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眼瞅着要下雨了。她们立刻就散了。隔天听说她们其中的一个妇人,才五十多岁,前几年做了心脏搭桥的手术。昨天的一声雷鸣,把那妇人脏惊着了,一下就死了。

母亲她们让吓着了,好几天没聚会聊天,再见还是在那老太太的葬礼上。那天小城特别有名的张大仙也来吊唁,母亲颇为惋惜的说:“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还那么年轻。”

张大仙接话:到时间了,不走等着干什么。

葬礼结束后,母亲又和那帮妇人聚在一块,她们说起张大仙。

一个说文革那时候,张大仙还是个梳大辫子的小姑娘,背着两尊北魏的石佛这个山洞藏两天,那个山洞藏两天的,后来就会捉鬼了,到处给人捉鬼赚钱,赚的钱造了好几座庙,可厉害了,出名都出到美国去了,还出去给美国人抓鬼呢。

另一个说张大仙没什么文化,神仙就晚上教她写文章、画画,都出了好本书了,她捉鬼赚钱,写的书画的画都能卖钱,家里钱多的不是一般!

又有一个接着说:哪有钱啊!张大仙赚来的钱建了几座庙,现在那些个寺庙都让政府收去了,归公家管了,她儿子女儿都待家里了,再到哪赚钱去?

母亲说:张大仙早就不灵了。她自己弟媳妇无缘无故的传说(鬼上身)好几年,她左一道符右一道符的,都没治好。最后还是一个老乞丐讨饭到她家门口,说她家某地放了一堆木头,把她往地狱里压。她家里人听乞丐的话,把那堆木头移了,她弟媳妇才好。

(未完待续)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责任编辑:小牛探花。若有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