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葬礼

外祖母是正月里走的,街坊邻居都说:这是老太君爱人,非要等所有人给她拜完年后才走。

那会儿大姨还在世,二姨没有动手术,我母亲也没骨折,大家伙都还精精神神的。因外祖母在族里辈分最高,所以稍微沾亲带故的人都来吊唁,葬礼上人来人往的跟滚雪团似的。

我记得那天三舅妈和小舅妈在搁气;二舅家的大姐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边忙边数落:啥都没有的,盐和辣椒都锁起来,就没见过这么办事的,还是自己家,简直绝了!大姨、三姨还有我母亲陪着来吊唁的人哭;我母亲哭的最狠,三姨声音也大,还有二舅,他也坐着轮椅来了,那以前我认为他啥话都不会说,没想到大姨她们一哭,他就跟着哭,边哭边喊“妈呀”。小姨不好意思哭,就埋头给我们几个外孙整理孝衫。

按规矩孝子要守夜,不能睡觉,晚上母亲他们都聚在孝帐下面打扑克,二姨随便找个地方歪着。我受不了就回家了,隔天听母亲他们说,他们晚上打扑克的时候,三舅就在门外走来走去,偶尔还搭句话,看那样子是想和大家一起说说话、叙叙旧,三舅妈咳一声,他就又退了回去。

隔天傍晚,二舅家的哥哥买了几个礼花在门口放,我和妹妹、玲玲都站看着,正好迎着大舅妈,她带着蓉蓉一起来,蓉蓉还和小时候一样,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不过身材比以前圆润了些。我们才和大舅妈打完招呼,就听见蓉蓉大声说“我哪有另一个奶奶!”

大家都当没听见,眼睛盯着烟花看。我看了一眼蓉蓉,心里说:“你奶奶抽大烟抽死的,你不知道吗”。

(完)

版权说明:本文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责任编辑:小牛探花。若有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